吃我一八安利

外人[一八/副四]

可能有些血腥
嗯,里面原创了一位人物,推动情节发展嘛( ´艸`)
人物性格ooc预警!

最近张启山整个人要疯了,他都忘记了他最后一次见齐恒是什么时候了!去找他也一次都没有见过他!听他们说八爷最近经常和一个人接触很近!他想见他的小算命……

他调查了那个人身份,叫“郑仨”,听说是最近突然来到长沙这边的,此人长的挺好看的,而且最近天天和九门八爷和四爷接触!目的不明

张启山冷眼面无表情看着这些资料上笑得一脸灿烂的人,心里突然起了一抹杀机,张启山深吸了一口气,还有比突然从身边抢走心仪已久的人那种崩溃的心情吗?

渍,啊啊,真是越看越不爽啊这个人。张启山看着那张笑脸,真想割烂这张脸。张启山靠在椅子上,两条修长的腿叠在一起,头抵在手背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有规律地敲打桌子,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突然灵光一闪,如果让老八看见慢慢折磨死他的场景,会不会更有趣,呵呵呵~俊美的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居然敢和我抢老八!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最近张日山心情也超级不爽,毕竟明天巡逻时可以调戏(不  吵架的人,突然不理会你了,反倒天天都没空,要去找什么“郑仨”,???????,特么的,他谁啊!!他也不知道多久没见到他了,一张俊逸非凡的脸上非常阴沉,而他手下天天担惊受怕的,生怕惹火了副官。

而两人都一样,越是见不到就越极端,越极端就越偏执,以至于心中嗜血忍不住显露出来。

两位张家的都不是善类

而八爷他们这边,他们觉得郑仨这个朋友(???  非常有趣,郑仨所识知的算卦这一类的知识都是齐恒不知道的,他想学来,好好的在佛爷面前显摆一下,陈皮之所以跟郑仨是因为他有非常多的小计谋,他想学来在张日山面前,好好玩弄(不  捉弄一下张日山,谁让他经常捉弄他的!想到这陈皮红了一下脸颊。

郑仨看着面前两个人,心里不屑笑了一下,真蠢,就这么点东西就上当了 真是傻。而他不知道怎么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寒意,打了一个冷颤,郑仨警惕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人啊。

而暗处两双漂亮的丹凤眼冷漠的看着郑仨,这皮相还真的是长的还不错,不过,看着三人相处其乐融融的样子,再想想自己被冷落的日子,心里那个火啊啊啊啊!!

齐恒在开心的回家后发现,家里安安静静的,不禁有些疑惑,耶?这安静的我好怕……进去后发现是佛爷,小算命一下子乐了,屁颠屁颠的跑到张启山身边,『佛爷!你怎么来了!』,张启山看着齐恒高兴的样,突然好想看见他因震惊和有些发愣苍白的脸颊,好像这样的老八没见过呢!

『老八』张启山突然带着笑意的叫了一声齐恒,齐恒感觉有些不妙,『怎么了佛爷』,『我带你去看一个有趣的画面吧!』张启山俊美无比的脸上有些苍白,低声笑了几声,然后对齐恒说道。『可,可,可以啊…』齐恒心里越觉得不对。

他随着张启山去了他的家,中途双眼还被张启山用布给蒙起来了,齐恒有些严肃了,因为他在被蒙上的那一刻,第一次看见佛爷如此不正常苍白的一张脸,还泛着笑意。这让齐恒心里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

张启山温柔的帮齐恒整理整理有些凌乱的发丝,看着齐恒脖颈间有些一点点一点点的冷汗,笑了一下。等一下,还有更好看的的呢。

他带着齐恒来到地下室[假装有地下室],让他坐在凳子上,还用绳子绑住齐恒的身体,齐恒心里越来越不安,心跳越来越快,他知道张启山的性格,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佛爷,到底什么事啊?(混蛋张日山,干嘛突然绑住我啊!)』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齐恒,心里一紧,陈皮!  而一边的陈皮心里也一紧,卧槽!齐恒!,而他的双眼也被蒙住了,因为他被张日山脸色吓到了,非常阴沉,有一瞬间怂了……

齐恒被绑在凳子上,张启山从后面抱住齐恒,『为什么最近都不见我』声音很轻,但齐恒知道,这样的佛爷不能惹的啊!『每一次去找你你都不在』『你知道我有多久没见到你了吗?嗯?』张启山眼神越来越阴沉,一张俊美的脸都已经快黑到不行了,齐恒知道,完了,张启山生气了,而且是非常大的气。齐恒没有说话,因为这时候解释张启山听他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

『你不是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吗?』张启山伏在齐恒耳边说道……

而陈皮这边

陈皮也被绑在凳子上,双眼还被死死蒙住了,陈皮也不知道怎么今天回家突然遇见张日山 ,还阴沉一张脸,怂了一下,就被绑来了。脑子里回想着张日山阴沉的脸,陈皮有些害怕了,别看平常他们吵的跟什么似的,可是张日山真正生气起来,陈皮也是有些怕的,记得当初就是被轻微生气的张日山操练的好久没下床,身上别说了,更是酸痛的非常难受。他还记得当时张日山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变得非常可怕,一字一句的对他说“陈皮你给我听着,你是我的人,如果我看见你再和别的人有任何亲密接触,你就等着后果吧!”突然陈皮想起郑仨……卧槽,忘记了他呀!!!!
张日山轻轻地在陈皮耳边说『你不是要睁开眼吗?那我就让你睁!』

两人同时拉开蒙在绑着两人的眼睛的布,因为突然接触到灯光两人的眼睛有些不适,眯起了眼睛,再次睁开时,两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一个男人被绑在凳子上,被绑的人还是他们认识的人!
『郑仨!』两人惊呼道,而郑仨则双手被绑在后面,嘴巴被布堵住了,看见齐恒两人时心里一阵惊喜!不断叫唤着!『唔!唔!唔!』

而两人早已惊呆了,张启山亲了亲齐恒的脸颊,笑了笑说『好戏要开始了~』

齐恒看着张启山拿着一把匕首,走到郑仨面前,把他一只手放到桌子上,张启山笑了笑,『哎呀,这么丑的手指,切掉算了,你说对吧~老八』张启山朝齐恒那里看了看,修长漂亮的手把弄着匕首,看着这手指,一个快刀下去,就是切断了一个手指,『佛爷,不要!!!!』八爷的呐喊声和郑仨是惨叫声,而张启山却笑了笑,看着郑仨,眼底却没有笑意,非常的冰冷,『你就是这只脏手碰老八的吧』,又是一刀,又是一声惨叫,八爷浑身害怕的颤抖起来,『不要,求你了,不要这样』齐恒脸开始有些苍白。对对对!这是我想要看见的!张启山看着齐恒脸上渐渐有他想要看见的情绪,开始兴奋了!一刀又一刀,折磨着郑仨,也让齐恒脸上渐渐越来越苍白,直到五根手指被慢慢切完。

『嗯……到哪里呢~』张启山突然想到什么,他脱了郑仨的鞋,『嗯,这脚指甲也不好看,拔了吧』张启山看到桌子旁的钳子,看着郑仨发白又苍白的脸在使劲的摇头,头上的汗非常多,但张启山还是笑着拔了一个指甲盖,鲜血淋漓,齐恒眼孔不断放大,心里非常恐惧,脸色苍白。

等张启山拔完五个指甲时,郑仨几乎昏死过去了,但又被张启山一盆冷水,灌醒。还是那个笑容,齐恒头一次觉得张启山不笑的时候最温柔了,齐恒已经是一身冷汗。

接着张启山把郑仨自己折磨的那一半的身体,小腿和手臂都一点一点的砍下来,张启山脸上也贱了不少血,这样显的这张脸更加邪魅,依旧是那个笑脸,而惨叫加上眼前无比血腥的一幕使齐恒整个人面色苍白无力,全身都是冷汗,眼孔因震惊而收缩,完全达到了张启山的预料之中。张启山满意的笑了,他看了看张日山,招呼了一下,张日山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轻轻亲了已经呆滞的陈皮脸颊一下,然后走到郑仨身边。

而张启山当然是回到自家小算命身边,亲了亲齐恒脸颊,然后把他公主抱走了,因为张启山知道接下来,会更加血腥,其实张启山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不这样的话,不做示威的话,齐恒绝对会再一次逃离他身边的,这他张启山是不允许的!不过念齐恒是初犯,接下来血腥场面就不给他看了。齐恒紧紧抓着张启山的衣服,往张启山身后一看,看着陈皮苍白的脸,齐恒在心底偷偷保佑了他几下。

张日山的手法狠度可是不亚于张启山的。

而陈皮看着张日山用水泼醒郑仨,想继续折磨,终于崩溃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求你了,不要继续下去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和别人靠太紧,这次我错了…求你了……』陈皮越说越崩溃,张日山轻笑了一声,就当陈皮以为他要放弃时,就听到郑仨非常可怕的惨叫,『我当初怎么说来着?』,陈皮呆滞着一张清秀苍白无力的脸,眼里绝望,看着张日山一步一步怎么分解人,嘴唇也早已咬破了,口腔里充满铁锈味。

之后张日山把陈皮抱回房间里,他看着陈皮在他身下无力的呻吟着,哭着喊求饶时,勾起一抹诡异笑容,接着亲了亲陈皮的脸颊,而陈皮眼睛里盛满泪水委屈地看着张日山,主动勾上张日山的脖颈,吻上了他的唇,张日山心情异常好,接着轻笑了一声,伏在陈皮耳边说道『一开始这么听话不就好了吗~』,而陈皮却因身下的快感和痛觉呻吟的无法接话,头埋在张日山脖颈里,双手也抱紧了。张日山非常愉悦的笑了~

咳咳,听着病娇曲听着听着就开始分解人体了Σ(|||▽||| )

小剧场:

郑仨:什么玩意儿?我才出场没多久就被折磨,分解?!

作者:咳咳,不知道怎么了,写着写着就开始折磨了,其实刚刚开始是想让两个攻病娇了,然后因为嫉妒受(们)和你相处而没理他们,而病娇了,吃了他们(受),然后结束的。

郑仨:那,那咋回事?!怎么变成折磨我了?

作者:不,不知道啊_(:3」∠)_

齐恒and陈皮心理活动:卧槽!!?还好,逃过一劫了!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