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我一八安利

不安 [一八/副四]

内有ooc预警!!
佛爷和副官性格偏向病娇黑化!

           
      夜

    『副官,去叫八爷来我卧室一趟』张启山坐在工作的椅子上,手上还拿着笔,英气的眉毛紧紧的皱着,好像出了什么事一样。

     『是』副官恭敬地弯了弯腰,非常俊秀的脸上除了尊敬,没有其他什么表情了。

      副官出了门后,走了几步路抬起头,长嘘了一口气,他转头看了看书房门口又叹了一口气,他感觉最近的佛爷特别不对劲,而且最近还不停地让八爷来见他……感觉就是,就是那种……不安?的感觉吧

      副官突然愣了愣,说到不安……他好像……副官脑子里一瞬间出现了一张清秀的脸。我好像已经一天八小时零十八分,没见他了。副官原本明亮的双眸突然暗了暗,好想他啊……

     二爷府

     原本正在喜滋滋吃着师娘做的阳春面的陈皮,突然后背一凉,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陈皮停下吃面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很安全时,没有继续吃面而是抖了抖身体,不知道想起谁来开始发呆了……

     齐铁嘴家

     正在家里准备睡觉的齐铁嘴,听见门口又敲门声,无奈起身穿好衣服和鞋。

     『喂喂喂,该不会又来了吧,还让不让人睡觉啦。』起身走到大门那,一打开门,果然不出所料是副官。

     『唉,又来了,佛爷要我去他那了?』齐铁嘴看着副官那“你知道的”表情,就知道佛爷又……

     『嗯』副官只好点了点头,毕竟佛爷最近不对劲,大家也看出来了

     『唉,走吧』齐铁嘴抽了抽嘴角,无奈摇了摇头,向副官点了点头,先走了。

       其实佛爷和齐铁嘴这对,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佛爷对齐铁嘴有意思,齐铁嘴也对佛爷有感觉,可就是没有在一起啊,应该,应该没有在一起吧……——这些是据副官所说的。

     齐铁嘴一进到佛爷的卧室,『哟,佛爷!又发生什……』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紧紧地抱着。

     『佛,佛爷……』齐铁嘴被抱得害羞到满脸通红,双手有些慌乱不知道往哪里放,但看着佛爷不安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回抱他,头抵在张启山的胸膛上。

     张启山抱着怀里瘦削的身躯,一张非常俊美的脸埋在齐铁嘴的脖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闻着齐铁嘴身上淡淡的香气,环在齐铁嘴腰上的手又紧了紧。

     齐铁嘴感受腰间又增加的力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佛爷在不安什么,害怕什么,但齐铁嘴明白在他接受佛爷表白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跟张启山一辈子了。

     『佛爷,最近怎么了?』齐铁嘴双手环上张启山的脖子,用脸蹭了蹭张启山的脸,抬头看着佛爷问道

     张启山看着面前异常清秀可爱的人儿,烦躁的心情变得非常好起来,他对齐铁嘴笑了笑,可爱的酒窝出来了,但又想起最近不停烦他又扰乱他的那个梦。

    他把齐铁嘴抱到床上,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自己用下巴抵在他的肩上,用力的又抱住齐铁嘴。

    齐铁嘴欲哭无泪只能又回抱他,我的大佛爷啊,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啦!

    『最近,我一直在做了一个梦』张启山突然开口,声音却吓了齐铁嘴一跳,怎么这么沙哑啊!

     『在这个梦里,没有我的存在,我,我看见你,看见老八跟别人结婚了,看着你和那个人幸福生活了一辈子』张启山没有等齐铁嘴说什么,继续说下去,沙哑在安静的房间里略有些可怕。

     『啊?』齐铁嘴愣了愣,是做噩梦啦,没想到就因为这事啊,『哈哈哈,佛爷你想多啦,我怎么会和别人在一起呢』齐铁嘴哈哈笑着,心里也觉得哭笑不得。

     突然觉得脖颈一阵刺痛,低头看发现张启山带些血的唇,『如果你敢和别人结婚,不管是男是女,我会把那个人杀了,截肢,一点一点慢慢煮熟喂狗,我还会把你杀了,然后泡在福尔马林里,一天一天看着你,一天一天看着你,呵呵呵~~』张启山对齐铁嘴笑了,酒窝露出来了,但嘴角的血却衬托出有一些吓人。

     齐铁嘴愣住,他第一次认真看着张启山,突然他笑起来,一对酒窝也露出了, 特别可爱的一个笑容,『看来我搭上了一位惹不起的人啊』

     『既然知道惹不起,那你就一辈子呆在我身边,敢逃我就砍了你的腿哦~』张启山依然是笑着的,接着继续咬上齐铁嘴白皙的锁骨,手上也没停,慢慢顺着齐铁嘴的腰际滑下去……

    齐铁嘴感觉下身异样,还没做好准备就感觉锁骨那一阵刺痛,『嘶~』

      “吧嗒”灯被熄灭了

     等齐铁嘴被压在床上时才发现衣服已经全被脱了,他看着张启山,在黑暗中那双细长的丹凤眼发着诡异的幽光,有些恐怖。

     『准备好了吗?开始了……』张启山轻启唇,说完后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我会让你永远变成我的,我永远不会放过你的,你只能是我的……我还没告诉你,在梦里时我最后杀了那个人,而你真的被我泡在福尔马林里,那种“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的感觉,真的是非常愉悦呢~

     二爷府

    二月红和丫头已经睡了,整个府邸安安静静的,但是在角落里的一个房间里隐隐约约有些喘气的声音,『混,啊,混蛋,轻,嗯,轻一点啊……』声音的尾音有些上挑,略有些勾引人的感觉

     『嗯?轻点?』副官看着面前满脸媚态的陈皮,清秀的脸上有些许红晕,双眸已经湿润了,再加上那勾人的声音,副官暗了暗双眸,用力一挺……

     『不,啊,不,嗯,不要了,啊』断断续续的话语加一些娇喘,又让副官大爷起反应了……『今晚,你别想睡了』副官勾起一抹邪笑,看着身下的陈皮…

     陈皮今天觉得特别冤,他今天首先没去主动招惹张日山,今天好好呆在家里没出去,啥事都没有干,今晚只是吃了一碗师娘做的阳春面而已,谁知道这个张日山今天受了什么刺激啊!!刚刚洗完澡出来,直接被扑倒啊!!QAQ

      而他不知道,副官今天也一直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不安,可能是被张启山害怕失去八爷那种不安传染了吧,然后他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会失去陈皮,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不安,毕竟陈皮那清秀的长相也是很受欢迎的,想着想着,就立刻想要见到陈皮,所以在送完齐铁嘴到张启山那儿时,就马上赶到陈皮那儿了,没想到没见到他,心情突然非常急躁,然后就看见陈皮刚刚洗完澡出来的样子,突然像是什么火被点燃了,张日山黑着脸,直接扑倒了陈皮,顺便关上了门。

      第二天

     陈皮扶着墙非常艰难地从府里出来,腰间的酸痛是无法想象的,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张日山那么有精力啊!过了一会,他看见齐铁嘴比他还惨,至少他还能走一会儿,而齐铁嘴走一步停一步,脸上还有忍受什么的表情。两个昨晚都被操练一遍的小受相见,突然的觉得同命相连啊!

     齐铁嘴看见陈皮衣服领隐隐约约紫色,红色的咬痕,突然get到一个蜜汁笑点,而陈皮看见齐铁嘴脖子上没围好的围巾中瞄到了不少紫色,红色甚至带血的咬痕,和齐铁嘴那意味深长的笑脸,狠狠瞪了一眼他,特么的,你昨晚也不是一样的吗!

     而张启山这儿,张启山和副官两人都觉得神清气爽,精神倍儿棒!

评论(2)

热度(17)